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ELEVEN

「十一」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Blowhole对Kowalski的行为非常不满,甚至于有些抓狂。对于有着严重洁癖的他来说,Kowalski一身湿漉漉的走进大楼,留下一地水渍也就算了,还抱着一个同样湿漉漉的不知名人士,最要命的还是「不知名人士」还一脸高CHUNJIE潮,Kowalski脸也红的跟那啥似的。
「本Doctor不开心了!」Blowhole前额皱成一个川字。
"Blowhole,这是我朋友,Skipper,上尉。他…貌似有点发烧,你帮忙照顾一下。我要去检查「numerical code」了。”Kowalski很轻很轻地把Skipper置在沙发上,非常简洁的介绍了Skipper,随后就向电脑走去。
「什么什么什么?Kowalski你你你你带了个陌生人士回来就算了,还要你的房东伺候他,天理何容啊woc!」Blowhole觉得莫名奇妙而且有怒难言。
“Kowalski你什么意思!?”Blowhole走到Kowalski身后,很不满地拍了拍他的肩。
啧。真烦。
Kowalski转过头,手拽住Blowhole的领带,将他向前一拉。Blowhole重心偏离,身体不自然的向前倒去。
“你…”刚想埋怨,Kowalski竟将自己的唇迎来,不偏不倚的撞上Blowhole微张的嘴。
Blowhole被面前人的举动弄得无措,双颊霎时发烫,Kowalski略显恼怒的脸也是如此。
几秒后,Kowalski松开Blowhole的领带,推开他,抬头看了看这个比他高上一点点的银发青年,不自然的皱了皱眉,双唇微张,欲言又止的样子,。两人尴尬对视良久,最终Blowhole一唉气,理了理被捏皱的领带,转身向昏迷的Skipper走去。
“好了…我知道了。”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大楼外,雨依旧下着,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就像蛇的冷瑟的血,充斥着纽约的每一条道路。
Private扶着墙,冷汗滑下。
「抱歉啊长官…可以允许我…睡一会儿吗…

我知道你会同意的。」

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深邃的黑色林肯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驰骋。
锈着碎花的蓝裙被着在少女纤弱的身上,幽幽的月光染黑了她过膝的银发,精致的脸庞就像打扮后的洋娃娃,双目微闭,似乎在聆听着雨的呻吟。
「Black先生...请再快一点…小Do感受到他的气息了…」
女孩睁开双眸,是被血刺红的玫色。空气仿佛在此刻凝固,驾驶座上的黑衣男子微微点头,加速驶向了街的深处。
男子带着黑白面具,是一个诡异笑脸的图案,看不清面容。
"Doris小姐。"Black的声音磁性平兀,不失绅士风范,"前面的拐角好想有一个人…昏迷了。从穿着上看,应该是个军人。"
「军人吗…Black先生,小Do想去看看… 」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Private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只是仿佛看到Skipper就倒在前方的路灯下,而自己已经没有丝毫力气,即使那二十余米的距离,也是如此遥远,宛若天上地下。
长官……
需要我…
我…真没用…
抱歉啊…
长官…

「嘿,小鬼,要跟我一起走吗?」
「成为一个军人,很酷吧!」
「哦,没有名字吗,那我给你取一个!就叫…Private吧。」
「Private,你这小身板,还要多锻炼啊。」
「没事,Private,有我保护你。」
眼角一片冰凉。
长官…谢谢你。
我不会在这里倒下的。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当Private再次睁开眼时,眼前却不是街道,是在一辆加长版林肯车中,面前的是一位面容精致得如娃娃一般的女孩,有着纯净的依蓝瞳孔。
嘴角上翘。
「大哥哥,你醒了。」
_________「十一」END_________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