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TEN

「十」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Kowalski不知道他在天上飞的好好的为什么会摔下来,如果不是装了急救设备,可能早就去见God了。
「 哐隆」一声摔下来,Kowalski砸坏了水泥地面,被强大的撞击力弄的眩晕。他表示好像看见Skipper倚在身前的路灯上睡着了。
「缓冲」了两分钟后,Kowalski揉了揉双眼,重新睁开眼。
"诶诶诶诶诶诶!这这这不是Skipper吗!"Kowalski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,"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。"于是Kowalski再次「睁眼」,眼前的景象丝毫没变---Skipper倚在路灯上睡着了。
受到惊吓的Kowalski立即站起,向Skipper走去。
"Skipper醒醒啦,现在还在下雨啊!别睡了会发烧的!"Kowalski摇了摇Skipper的双肩,试图把他唤醒,而Skipper只是随着Kowalski的节奏摇着身子。
"Skipper你...脸好红...诶!好烫,看来发烧了..."Kowalski看着Skipper发红的脸颊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"哎,发烧了就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,带你去我那儿吧。"
Kowalski取出「numerical code」中备用的衣物,搭在Skipper身上,随即环住Skipper的腰,往上一撑,挑起他的腿,将Skipper「公主抱」揽在怀中,朝实验室走去。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Private站在某一盏路灯下,目睹了Kowalski抱走Skipper的一幕。
「那是Kowalski...长官的挚友呢...他一定会把长官照顾好吧...长官...也、也很信任他吧...至少比起我...果然是我太多心了吗...呵呵,Private你真是傻啊...」
Private拢了拢雨衣的领子,转身,融入了黑夜。
+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Blowhole坐在电脑前,盯着飞行记录仪里的画面,嘴角抽搐"woc这货谁啊!!!羡慕死我啦!Kowalski你个混CHUNJIE蛋!干嘛把那对翅膀扔了!"
因为Kowalski为了带走Skipper而丢掉了「numerical code」,导致Blowhole看不见「记录」了。
+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「昴的话:对话梗出没注意」
"诶,雨真的好大啊!Skipper坚持住,马上就到了。"
"唔..."
"诶,Skipper我知道你很难受啊,忍忍,马上就到啦,只要再转个弯,走个两三百米..."Kowalski搂紧了怀中不住喘CHUNJIE息的Skipper。
"不要..."Skipper双眼紧闭,皱眉,发红的脸颊衬出身体的不适,右手却紧攥着Kowalski的衣角。
"诶?!"被Skipper类似高CHUNJIE潮的脸弄的「羞涩」的Kowalski倒是很疑惑,"怎么了?"
"不要...离开我...不要..."Kowalski表示Skipper你再这么抓下去衣服就烂了。
冷雨依旧。Kowalski觉着自己的脸已经烫到可以煮鸡蛋了,但仍未停下脚步。
甚至不敢去看怀中所谓的「挚友」。
"啧,我像是那种轻言「再见」的人吗?"
低头。
"诶,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"Kowalski见Skipper微张着嘴,似乎还有什么没说完。
「轰----」
是雷声。
抬头。
是一束闪电的消逝。
"Skipper?你刚刚说什么?"
再低头。
怀中人已睡去。
笑靥如花。
"啧,别露出这种表情啊...会忍不住想做一些不好的事啊..."
或许Kowalski再也不会知道Skipper雷声中的所述。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+
「我听到了啊...Hans...」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「头好痛...
好痛...
为什么还要去回想...
到底是什么...」
Hans坐在酒店的床上,用手抱住头。
冷汗滑下。
___________「十」END__________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