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【番外:46゜角抬头|Hans视角】

公元2693年,美国,纽约
当我第一眼看见这个世界时,雪在下,寒冷,再无其他。那是一条被危楼夹在中间的窄巷,生锈的窗框零零落落,散着恶臭气息的老鼠尸体偶尔有几只蝇虫掠过,不作过多地停留。
雪,还在下。灰雾缭绕的天像一头来自地狱的死神张牙舞爪的使者,扼住我的喉咙,欲取我的性命。我想要挣扎,但却没有喊出「救命」的能力亦或力气。寒冷和恐惧侵蚀了我的每一寸肌肤、灵魂。毫不夸张。
阿姨捡回来的,是奄奄一息的我。感谢那个有着天使般温柔笑容的她,带我来到这个天堂。她的福利社在纽约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我说不上名称,也许再也回不去了。地方不大,是几间小房子和一个院子,嗯,附带院墙,蛮有所谓中国四合院的感觉,大概也只是被人遗弃的废宅吧。无济于事。我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孩子了,现在都各奔东西,有了自己的生活吧,我不大清楚,平日与他们来往不多,也没什么可讲的。他们倒是因为我脸上奇怪的纹路而咒骂。福利社里没有镜子,我对此不大了解,或许那只是奇怪的胎记?我也没多想。我猜我就是因为它而被遗弃的吧,以所谓不幸的象征的理由。我不知道父母是谁,也没什么必要去知道。
至于Skipper,是我来之后几个月才到的,是个蛮奇怪的人。他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。
+++++++++++++++++++
公元2696年,美国,纽约
Skipper是个怪人,至少在我看来。也许是个傻瓜也说不定。
阿姨很喜欢他,这倒是我不得不承认的。另一点就是我也有一些时候会羡慕他,例如发点心的时候他总会多得一小块饼干,这在福利社可是不得了的。为此他也遭到了其他人的嫉妒,他们每天都变着法戏来欺负捉弄Skipper,一开始还有人为此报打不平,后来正义的心都渐渐被嫉妒淹没,也和他们一起,站在了Skipper的对立面。我觉得他们幼稚可笑,难以理解。既然如此,我也不愿成天待在福利社看他们多欺少,但本着阿姨「不能随意进出福利社」的规矩,坐在院墙上「思考」也许是不错的。
所谓院墙,不过也只是用土砖随意的砌出的,好在承受得了三岁小孩的重力。能从上面看出的景象并不多,一条曲折的土路伸向不知名的远方,几棵稀稀拉拉的树,偶尔还有凄厉的鸦鸣。仅此而已。从福利社传来的打闹声在这里听的也蛮清楚,我大致可以判定他们的所做。
也倒是奇怪,Skipper从不把别人欺弄他的事告诉阿姨,自己总是一个人,这也让那群人愈加猖獗。
不知道是哪一天的晴朗的午后,他一个人爬上了院墙。那天我大概是替阿姨去邮局给她朋友寄信吧,回来的有些晚。当时我对于这个抢我「地盘」的孩子很是气愤,但是我忍住了这股气。缘由的话我说不大清,反正肯定是没有对他的怜悯,总之是挺复杂的情感在里面,真的,我说不大清。所以我就这么「莫名奇妙」的把院墙让了出去,真是可惜了。
至那天之后的每一个午后,他都会笨拙的爬上去,坐在上面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空,经常自言自语地喃喃,偶尔还咧出「诡异」的笑容,至少在我看来是「诡异」。完完全全猜不透他的想法。
阿姨还问过我「为什么每个中午都要跑到院墙旁边那棵树后头躲着」。我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清个来由。她索性不再问。我也蛮好奇,为什么一定要去看他呢。
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自己这么「窝囊」了,去向阿姨问了他的生日,发现还差几天他就3岁了。看来比我小嘛。
于是我选好了日子,穿了件白衬衫,在那天的午后爬上了院墙。他一直都坐在那,对我的到来颇感惊讶。
那时候他正在「神经兮兮」的叨念着「我很快乐我很快乐我很快乐」。我很无语,一直被欺压而且没有朋友的人怎么会快乐呢,看来他他他他他心理扭曲诶。。。
「你在撒谎」这是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,我看向他,看向有着海一样透蓝的瞳眸的他。
他眼睑一颤,扭头向我。
第一次细看这张白稚的脸,我就被他吸引了,目光,移不开了。很抱歉,我完全无法去形容,也没有什么词藻可以修饰。据说这样可以留下想象空间,也许吧。
「我...没有...」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,在与空气的碰触。
「啧,连自己都不相信吗。」我往他身旁一靠,「让我来告诉你,你错的有多离谱。」
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用双手托住他的脸颊。因为我看到他眉间对我露出了厌恶。但至少现在他可以直视我的眼睛。
没等他反应过来,我就将他紧紧的抱住。很紧很紧地抱住。我很难去回想当时的情景,我第一次知道我原来可以大胆去尝试,但我从没尝试过去回忆。另外很惊讶的是Skipper居然没有把我推开。
他哭了。
湿了我的衬衫。
「45゜角抬头望天,眼泪就不会掉下来。」我很困惑他为何要哭,但还是对他说了秘诀。
「我知道啊…可是…」
「傻瓜。你那是46゜。」我胡乱的找了个借口。他反对了。我最终还是决定切入正题。
「啧,生日快乐…该三岁了…喂,别哭了。」
他像想起什么似的,猛地推开我。我差点跌下去,但只是差点。
「至于礼物嘛…」我卷起袖子,露出了系在手腕上的蝴蝶结。嗯是的我承认我脸很烫,但我还是笑着说出了我的名字。
Hans。
他用他的黑发遮住了他的脸,我看不清他的面容。他抓住我的手腕,解开蝴蝶结。算是接受了吧。
他又哭了。他抬头,仰望天空。
「傻瓜。你那是46゜,停不下来的。」
「这个角度,可以看见你的眼睛啊...少一度也不可以。」他抬头,微笑。白稚的脸庞渗出粉嫩的桃红,眼角还带着泪花。
我把他的头往下按,另一只手遮住我的脸。
「啧,傻瓜。」
脸…好烫…
这个样子怎么可以给他看呢。
_____「46゜角抬头|H视」END____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