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TWO

(=゚ω゚)ノ这里阿容。
求眼熟。


「二」
公元2713年,丹麦,哥本哈根
"Hans,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成为杀手的人。很高兴能亲手培养你直到现在。"站在黑暗中的人露出一抹狡洁的笑。
"谢谢,长官。"他身后一直沉默着的名为Hans的少年敷衍般的表态。
"Hans,我从你晓事之后就一直照顾你,培育你。你又何成不是我的儿子呢。"
"谢谢......父...亲。"Hans极不情愿地吐出这四个字,即使外人听起来并无异样,"父亲......我还有一个问题...."Hans在再三的犹豫下说出了后面的话。
"哦?你说吧。"被称为父亲的男人点头答应。
"为什么我七岁之前的记忆全部消失了...感觉就像...我生下来就...八岁了。"
男人不屑地哼了一声,示意他尽量去回想。
"我记得......唔!"Hans试图回想起曾经的记忆时,脑内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即便这样,Hans的疼痛依然没有减缓。巨大的痛感让他不得不退后,倚在墙边。冷汗顺着额头留下,双手无力的按着太阳穴,嘴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十几分钟后,痛感才慢慢减退,而仿佛全身被抽空的Hans仍旧无力地倚靠着墙,以一种终于得到解脱的微笑面对黑暗中的人。
"明白了吧,不要试图回忆。"男人总结出了一句简单的话。
"......是..."Hans的声音微弱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,好在男人并没有责怪他。
"对了,这次叫你过来可不是来闲扯的。Hans,你有任务了。接着。"男人从上衣内包中取出一个信封,扔向Hans
Hans接住并将信封打开,里面只有一张照片。
"Hans,杀掉这个人。"
"是。"
只见照片中男子的黑发蓝眸下,有8个字母「Kowalski」。
++++++++镜头「转」+++++++++
美国,纽约
"长官,你回来了。"军营中传来了稚嫩的童音。随着脚步声逐渐清晰,一个16岁左右的男生走了出来。
Skipper头低低地绕开男孩纸,走进自己的房间,只给他留下一个背影。
男孩纸面对长官的冷淡早已习以为常,捋了捋黑色的头发,走向训练营。
"Private,你还要努力啊。为了长官可以多看你一眼。"
然而Private并不知道他的长官此时正注视着他。
真是个可爱的孩子,可惜太单纯。Skipper当时是这么想的。
可惜Kowalski即将离开的消息的确给Skipper一个重重的打击。毕竟他是继Hans之后Skipper在这世界仅有的几个朋友。
目送Private走远后Skipper便被拉回现实。
Kowalski...你也丢下我了......我...该怎么办.......
__________「二」END___________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