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ONE

(=゚ω゚)ノ我又来啦。
这里阿容。



「一」
公元2713年,澳大利亚,悉尼
午后的阳光透过纸糊的窗,小茶馆依旧沉默着。仅有的两位顾客,此时也沉默着。
"Kowalski,你大老远叫我来悉尼就为了喝茶?"黑发蓝眸的少年实在耐不住性子,将早已喝空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放,唤起了对面名叫Kowalski的少年。
Kowalski仿佛没听到一般,继续着「品茶」的一系列标准动作。任凭对面那人叫嚷。
"Skipper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浮躁阿。"
"是是是所以你老人家叫我来到底是干嘛的。知不知道身为一个上尉请假很不容易。"Skipper脑门上已经起了黑线。
"好啦。你没看到这里的老板Joey是著名的拳击手吗。"
"好像是的......喂。这跟原因有什么关系吗?!"
说到这里,Kowalski居然擦起了眼泪。
"Ski...pper,你都没有想过T_T一个拳击手为什么会来开茶馆而且泡得一手好茶吗。"
Skipper脸上的黑线愈来愈多。
"「扶额」Kowalski......可以说正事了吗..."
"后、后来Joey的女朋友、友以你太粗暴的理由跟他分手了。T_T于是为了、为了挽回女友的心。他他他放弃了事业,来开茶馆了T_T。"
头顶挂满黑线的Skipper把头埋进休闲服宽大的衣领中,心里无限吐槽着满嘴吐着「虐狗虐狗」的Kowalski。
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
终于哭完的Kowalski抿下最后一口茶,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。
在Skipper「你又弄出了什么毒药」的表情下打开盒子。里面露出了两支盛满奇怪液体的试管。
Kowalski不慌不忙的带上手套,取出装满粉红色液体的试管,"Skipper,看,这是失忆药水。"
"等等,你不是说这鬼东西是你五岁的时候发明的吗。"
"嘿。任何发明都要优化好吗。话说五岁时候发明的那个还有好多漏洞。比如服用者一旦试图想起服用前的事头就会很痛。"
"这么说你实验过?"Skipper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。
"当然咯。我记得是去美国的一个孤儿院里找了一个七岁的男孩纸。"
"你就没为他之后的路考虑吗。"
"一般来说7岁小孩纸的记忆里应该没有重要的东西吧。毕竟还是孤儿院里的...对亲情什么的还没有一个轮廓吧。"Kowalski把玩着手里的茶杯。
"是吗......"Skipper像陷入了深深的记忆漩涡中,但很快就被拉回了现实,"所以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"
Kowalski放下手中的杯子,拿起另一只试管:"这支蓝色的,是解药。可以让因服用失忆药水而失忆的人恢复记忆。"
"不管是你以前发明的还是现在的?"
"是的。想要吗?给你好了。"
"谢谢。"Skipper接过了Kowalski递来的两只试管。
Kowalski取下手套,收敛了之前的笑容"Skipper,我要离开美国了。"
Skipper手一抖,试管险些滑落"怎么会?基地搬迁?你这个大科学家就是底子厚。赞助商这么有钱。"
Kowalski苦笑。".......大概在下个月......原因是又来了一个叫Blowhole的科学家,他...能力并不亚于我,最重要的是他是自费的...不提他了,下个月十二号来Tom机场为我送行吧。"
".......你要去哪...."
"中国,上海。"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