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番外后篇

这里阿容。



「番外后篇」
公元2705年,美国,纽约
和Rico相处一周后,Skipper渐渐得知Rico他早年丧父,母亲又跟着别人跑了,亲戚们都不愿收养他,只留给他一间破破烂烂的房子和支离破碎的梦。
Rico经常嚷嚷着以后要做爆破手,所以也经常偷偷跑到军事重地偷子弹,在士兵们愤怒的眼神中用缓降器勾住对面大树的树丫,轻轻一跃,消失在树丛中。回到家就拆掉弹壳,取出火药,装进管子里,接上一条麻线,点燃,再丢的远远的,自己看着炸成灰的不知名人士的车笑。
Skipper不止一次两次的提醒Rico这样很危险,然并卵。
大概是因为Skipper曾经说过Rico用缓降器的动作特别帅吧。
谁知道呢。
直到那一次。
" 哈哈,子弹到手!再见啦!笨蛋士兵!"Rico快步跑向窗台,向原来一样,用缓降器射出绳索,勾住对面的大树,轻轻一跃。
"Rico!小心点!"Skipper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树。
"嘿!我很好!"Rico扭头看见Skipper,很高兴地挥手。
士兵一看,机会来了!顺手将桌上的匕首向Rico一扔。
"Rico!你后面!"Skipper见状不对,立刻提醒Rico。
然而已经晚了。
尽管Rico反应极快,迅速躲闪,但匕首还是在他的左嘴角划过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血一下就流出来,染红Rico的衣领。
Skipper吓得差点跌下树,他很快冷静下来,抓住Rico的绳索,将他往上拉。
看着Rico被血弄花的脸,Skipper低下头,小声的说了句"抱歉"后,眼泪就啪啦啪啦的往下流。
Rico看着Skipper狼狈的样子,也顾不上嘴角的巨痛,一下子抱住了Skipper,任由他的泪水打湿自己的肩膀。
回到家后,Skipper用以前在阿姨那里学到的包扎方法给Rico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。
"Rico,在伤好之前都不要说话了。"Skipper头低低的为Rico绑好蝴蝶结,小声说。
"嗯..."Rico也很听话的点点头。
"对不起...如果我没有..."Skipper揉乱松软的黑发,想掩饰眼中渗出的晶莹。
Rico使劲地摇了摇头,拽着Skipper的肩膀,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,捏了捏他白嫩嫩的脸,做出一副「在这么说我就杀了你」的表情。
Skipper摸了摸被捏红的脸,嘴角向上翘。
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
Rico恢复的很快,但左嘴角旁留下一道疤痕,然并卵,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。
"哈哈,Skipper,我回来了!那些士兵还是一如既往的笨啊!哈哈!"爆破完后,Rico回到家"Skipper?Skipper你在吗?Skipper!"
却不见Skipper的身影。
「Skipper都这么大人了,还玩捉迷藏...」Rico便悄悄来到Skipper的房间。
没有。但桌上有一张纸条。
是Skipper的笔迹。
Rico一把抓起纸条,很认真的读起来。
「Rico
或许当你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走了。
很抱歉这段时间打扰到你,给你添了不少麻烦...还害你受伤...真的对不起。
至少以后不会了。
我...决定去参军。虽然我现在还只有十二岁,不过我可以帮军队打杂。我可不会像那些笨蛋士兵被你耍的团团转,哈哈。
...忘了我吧,就当我从没出现过。
Skipper 」
"喂...你说的太轻巧了...说好的家人呢...连你也要丢下我吗..."
Rico手中的纸已经湿润。
Rico将纸条揉成一团,抛下楼。
"谁忘的掉你啊......
傻瓜..."
+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午夜十分,西服少年静静地坐在纽约某座大楼上,看着满天的阴云,左嘴角微微一翘,露出一道狰狞的伤疤。
"Skipper...你还是忘了..."
嘲讽的一笑后,一切又恢复了沉寂...
________「番外后篇」END______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