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容者焉歌

这里阿容。
不停挖坑的腐女子。
初中狗。

OS|FOUR

这里阿容。



「四」
公元2713年,美国,纽约
Kowalski最终还是没走,他和Blowhole共用了一间实验室。Skipper也很开心,决定下星期约Kowalski出来吃顿饭。
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
丹麦,哥本哈根
「前往纽约的航班HT364769即将起飞,请乘客做好准备。Flight HT364769 to New York is about to take off, please passengers ready.」
检完票后,Hans快步登上飞机,等待起飞。
美国,纽约
几小时的航程后,飞机在Tom「昴的话:名字编出来的不要在意」机场着陆。离开机场后,Hans直奔之前预定好的酒店,放置好行李后,见天色渐晚,决定先去吃个晚饭。
"「Manny Room」这名字不错。今晚就在这里饱餐一顿吧。"Hans走进了这家名为「Manny Room」的饭店。
"先生,请问你想要吃什么?"迎宾小姐毕恭毕敬的请Hans进店。
"我看看菜单。"
"在收银台那儿,需要我帮您吗?"
"不用,我自己来就好。"Hans径直走向收银台,取下菜单,却瞟见一旁的预定单。其中一栏上写下了「Kowalski」这8个熟悉的字母,时间是...26号。
「Kowalski不是长官先生让我杀的人吗。真幸运啊...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。26号...下周一......K、o、w、a、l、s、k、i,等我。#昴的话:不要问我为什么Skipper预定的会写Kowalski的名字#」
草草的吃完晚饭后,Hans便回到酒店,早早的睡了。
+++++++++++镜头+++++++++++
美国,纽约
"长官,你的茶。"Private轻敲Skipper的房门。
"请进,Private。"Skipper听出营中唯一的童音。
"谢谢。"Private推开房门,走进长官的房间。
「 哇!原来长官的房间这么干净!唔...是长官的味道...好香...」
"诶。Private?Private?你还好吗?"见Private呆掉在门口,还在浴室中的Skipper便示意他进来,"我刚洗完澡,可能会有点失态,别介意。"
"抱、抱歉长官..."Private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竟然这样呆看着长官,不禁觉得后怕「长官会觉得我是个变态吗」。
"进来吧。"Skipper走出浴室,用白色毛巾裹住肚子以下膝盖以上的部位,向还在门口的Private微笑点头。
微湿的黑发低垂在Skipper的额前,白雉的肌肉在和平年代并不反常,只是浴后的水润给他多添了一层诱人。
Private意识到自己双颊的滚烫后,尴尬地举起手里的茶杯"长官,你的茶..."
"谢谢,放桌上吧。"
Private照做。
「唔...Private,你该走了。都看见长官这个样子了,你就别贪心了。他...也许并不适合你奢望...」Private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"长官,我先走了"几个字。
然而Private意料之外的,是Skipper接下来的话。
"诶,那么着急干嘛。坐下,陪我喝茶。"
以Private的了解,Skipper并不会品也不爱喝茶,但今天...是不是太反常了?
受宠若惊的Private管不了那么多,在Skipper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,笑看自己的长官奇怪地「品」茶。
几分钟过去,Private意识到两人处境的尴尬「昴的话:果然是两个话题废」,便试图寻找话题。
"长官,您真的不用披件外套吗?"看着自己的长官裸露的上身,Private又是享受又是心疼。
"怎么?"
"长官...今天晚上降温...会感冒的..."Private不自然地抓乱他浅蓝色的短发,却掩盖不了双颊的发红。
「真是个可爱的孩子。」Skipper心里喃喃,随手从衣柜里抓出一件外套披上。
"报告!长官!"门外传来士兵的喊声。
"说。"
"第五大街以及其附近的街道均出现爆炸。目前嫌疑犯正在逃往第八大街。警方需要支援!"
"该死..."换好军服后,Skipper紧急集合士兵,跑向第八大街。
__________「四」END__________

评论

热度(4)